保时捷网,资讯,男科,染色体,后宫

父母不卷舌 孩子卷舌,为什么现在年轻的父母基本上不教孩子说方言?


时间:

语言是一个奇妙的东西,它既是交流的工具,更是文化的载体,有这种倾向的人之所以不教孩子学习方言,一方面是因为这些方言已经脱离了原本应用的环境,它作为交流工具的实用价值已经几乎没有了,另一方面也有对于这种语言所代表文化不自信的原因。

什么是方言?第一种解释是除了普通话之外的地方话,第二种解释是除了本地语言之外的外地语言,不同语言之间,轻则有口音的差别,重则有吐字的差异!方言有母语方言和非母语方言两种类型。

不教孩子说方言这种现象主要存在于他本人并不是本地人的家庭中,因为他的母语方言离开了家乡已经没有多少实用价值了,如果他本人就是当地人,即使他的母语不是普通话,多数人既不会阻止孩子学习普通话更不会阻止孩子学习本地母语!如果一个本地人都有这种倾向性,文化不自信肯定是主要原因,恐怕在他眼里他的家乡母语比较“土”吧,如果这样的人与一堆本地人聊天,别人用方言交流他还要操着一门外语普通话终归是怪怪的!如果你不是当地人,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或者也会说这个地方的方言才是绝大多数人的选择。

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乡,我在湖北老家生活了6年,在江西那个第二故乡生活了十几年,如今在浙江这个第三故乡也生活了十几年,对于孩子学不学我的母语方言这件事我会顺其自然,我将来不会刻意去教孩子我的母语方言,因为除了在小家庭内部来说这些语言在外面真用不上,不仅仅用不上,如果孩子先学方言再学普通话家乡口音很重反而有害,因为有些现实问题你必须考虑,孩子之间也是存在排外情况的,孩子要能很好得融入他目前这个群体,也需要掌握这个群体主流的语言,如果让别人感觉不一样很容易成为被排挤或者欺凌的对象。

只要孩子能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在大多数情况下无论是在外面还是在家里都能沟通,如今我生活在杭州,杭州这边也有本地方言,我虽然没有能力教孩子本地方言,为了孩子更好得融入目前这个环境,我不仅仅不会排斥孩子学习本地方言甚至还会鼓励他,因为我知道只有这样他才能更好得融入当地这个环境,我们小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我现在会说好几个地方的方言。


曾听过一个段子,大概意思是一个小城的老太太来到大城市,邦孩子照看小孙子;老太太不习惯大城市生活,想回老家又不好提出,于是老太太就教小孙子说浓重家乡方言,后来的结果是,城里的小俩口主动劝老太太回老家去了。

说“土话”丢人,影响英语学习,“有文化的人都讲普通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等等社会巨变、城乡发展矛盾的阶段性思维意识产物,让越来越多的年青一代父母自己不讲方言了,也不让孩子讲方言。再有社会发展,城市化进程、人口迁徙融合,重英语教育等诸多社会客观因素影响,也造成越来越多的地域特色符号的方言逐渐淡化、普通化,同其他民族、地域传统文化一样,慢慢在消失。

一方水土一方人。方言上的差别反映出的是生活环境、行为习惯、思维模式的差别,地方语言往往受到区域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方人文的影响,是地域文化的一种体现。人的一生,在方言乡音中启蒙、长大,方言是身世的标识,乡音乡情烙印伴随着一生。

我们都有过这样的经历,身处异乡,听见自己的一方乡音,久居外地返乡过年、探亲,越临近自己的家乡,周围的方言乡语就越是浓厚,心情也逐渐激动、躁动心灵仿佛得到归宿。方言的魅力,令我们欲罢不能,没有了方言,乡愁何处寄托?现代社会的人们,最大的乡愁,则莫过于原乡文化、传统乡音——方言的遗失。

很赞同这样的说法:一旦方言渐渐离我们越来越远,原乡传统的这份亲切也会越来越有距离,属于每个人的乡愁也将逐渐殆尽,传统文化的守护也面临缺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说:“一个语种的死亡和消失,等于永远失去我们对人类思想的认知和理解的不可替代的一部分。”胡适先生曾经说过,方言土语是最自然的语言,“是真正活的语言”。学会方言,反而能够增强使用语言的能力。

留住方言。倡导普通话与使用方言并不背道而驰,极具民族、地域特色、韵味的方言让现代文明、开放的“地球村”时代文化潮流更加丰富多彩。

    相关阅读